关键词不能为空
关键词不能为空

四维写作网 > 写作经验 > 八十年代的中国文学:为什么中国八十年代涌现那么多文学作品?

八十年代的中国文学:为什么中国八十年代涌现那么多文学作品?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0-07-07 02:57:44

为什么中国八十年代涌现那么多文学作品?

才从文革解放出来,作家们心气十足,有着飞蛾破茧的喜悦。有了用武之地,自然干劲十足。后来,就习惯了这种成就感,他们有了新的发现,现实里钱还是最重要,心思一分,作品质量就下降了。当然是相对,不是绝对。

为什么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中,中国文学兴盛

整体而论,二十2113世纪八十年代的小5261说,是以人的文学与艺术的文4102学为其发展主潮;而九1653十年代以后随着商品意识和市场经济的逐步完成,在现代商业文明与后现代化文明的双重影响和制导下,小说的商品化、世俗化和泛众化浪潮,日趋严峻地对小说的文学性和审美性构成难以避免的解构与消蚀。新时期的小说是以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的不断繁荣,进而推动长篇小说的逐浪高涨。刘心武的短篇小说《班主任》 ,卢新华的短篇小说《伤痕》 ,催生出“伤痕文学”的兴起潮涌;莫应丰《将军吟》 ,周克芹《许茂和他的女儿们》 ,中杰英《罗浮山血泪祭》 ,陈世旭《小镇上的将军》 ,陈国凯《代价》等开启了现实主义朝向文学本体回归的审美坦途,对当代文学具有革命性的重大意义。紧随其时,小说写作朝着思想深度与历史纵深阔步挺进,掀起了“反思小说”的汹涌浪潮。茹志鹃的短篇小说《剪辑错了的故事》 ,祭起了反思文学的旗帜,刘真《黑旗》 ,鲁彦周《天云山传奇》 ,张弦《被爱情遗忘的角落》 ,高晓声《李顺大造屋》 ,叶文玲《心香》 ,韩少功《西望茅草地》 ,李国文《冬天里的春天》 ,张贤亮《灵与肉》《绿化树》 ,古华《芙蓉镇》 ,路遥《人生》 ,张一弓《犯人李铜钟的故事》 ,谌容《人到中年》 ,王蒙《蝴蝶》 ,梁晓声《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叶辛《蹉跎岁月》 ,韦君宜《洗礼》 ,李存葆《高山下的花环》 ,史铁生《我的遥远的清平湾》等,共同实践着现实主义深化的文学之路。与此同时,蒋子龙的中篇小说《乔厂长上任记》 ,成为“改革文学”的发轫之作,从而引发了改革小说的创作热潮,张洁《沉重的翅膀》 ,柯云路《新星》 ,苏叔阳《故土》 ,贾平凹《浮躁》 ,李国文《花园街五号》 ,以及蒋子龙此后的《燕赵悲歌》等,不仅成功地展示了一批优秀的文学作品,而且真实地反映和再现了改革开放初期的社会生活与时代风云。尔后再起的是“寻根文学”的创作大潮,缘起的作品是吴若增《翡翠烟嘴》 ,汪曾祺《受戒》 ,王蒙《在伊犁》 ,代表作家是韩少功、阿城、张承志、王安忆、陆文夫、乌热尔图、张俊彪等,主要作品是《归去来》 《棋王》 《孩子王》 《遍地风流》 《黑骏马》 《北方的河》 《小鲍庄》 《美食家》《省委第一书记》等,从而实践了文学在承载精神内涵的同时,自然而然地融会注入文化意识,更深地开掘文学作品的历史纵深感与社会广阔面,更大限度地增强文学作品的沧桑、悲壮、博大和深沉,营造出一种独特的文学个性风格与美学意蕴旨向。这个时期,还相继出现了现代派小说、先锋派小说、新写实小说、新历史小说和女性小说等文学潮流,以刘索拉《你别无选择》 ,徐星《无主题变奏》 ,残雪《黄泥街》 ,莫言《红高粱》等为代表形成了现代派小说群体;以马原《拉萨河女神》 ,洪峰《极地之侧》 ,苏童《平静如水》 ,余华《古典爱情》等为代表形成了先锋派小说群体;以刘震云《一地鸡毛》 ,刘恒《狗日的粮食》 ,池莉《烦恼人生》 ,方方《桃花灿烂》等为代表形成了新写实小说群体;以陈忠实《白鹿原》 ,王安忆《长恨歌》 ,刘斯奋《白门柳》 ,张炜《古船》 ,格非《雨季的感觉》 ,张俊彪《幻化》三部曲( 《尘世间》 《日环食》 《生与死》 )等为代表形成了新历史小说群体;以铁凝《大浴女》 ,张洁《无字》 ,陈染《私人生活》 ,林白《回廊之椅》 ,徐小斌《双鱼星座》等为代表形成了女性小说群体;同时活跃着以汪曾祺、林斤澜、邓友梅、冯骥才、林希、刘恒、王朔等为代表的新京派小说作家群体;以徐怀中、黎汝清、李存葆等为代表的军旅小说作家群体;以徐兴业、唐浩明、二月河等为代表的历史小说作家群体;还有王小波的《黄金时代》 《白银时代》《青铜时代》 ,等等。雷电激荡的社会变革,波澜壮阔的文学思潮,风云际会的小说创作,共同构筑起二十世纪最后一个阶段的小说鼎盛壮景,不仅全方位立体式地揭示了这个时期社会变革与时代前进的历史画卷,而且多角度深层次地透析了这个阶段民族的精神文化与人性的灵魂境界。

友谊万岁:八十年代真的是中国文学的黄金时代吗

差不多吧思想碰撞的时代,文学就比较发达
本文标签:
栏目导航
新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