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不能为空
关键词不能为空

四维写作网 > 作文技巧 > 描写大学校园春天的散文:有关于校园青春的散文

描写大学校园春天的散文:有关于校园青春的散文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0-06-02 23:37:45

有关于校园青春的散文

最低0.27元开通文库会员,查看完整内容> 原发布者:李鹏亚 关于校园的抒情散文【篇一:关于校园的抒情散文】在四季轮回中,多少人,为看一个梦想,奔跑一生;多少鸟,为一次迁徙,忍受苦寒;多少辛辛学子,为一个静美的校园,憧憬十载,努力多少春秋。才可以在静美的校园里,眺望静静的天空,静赏华美的时光。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难以忘怀的季节,或春的温馨暖,或夏的激情,或秋的冷峻,或冬的严寒。而我则对四季都牵挂,对美好的岁月,不忍心忘记。喜欢仰望星空,繁星点点,心安而过。喜欢漫步校园,眺望远方,观察四时巨变。一片片花瓣,一朵朵的云彩,拾捡诗意,寻谧温柔,那些似宝珍贵,似金发光的,是每个人的追求。偶尔有时间,都会坐在蓝蓝的天空下,倚靠一棵小树,望着苍穹,看云彩飘逸唯美;望大雁飞来,收获收获春的信息。那些激动的风,悄悄落在刚刚变绿的白杨树上,惊起一阵翩翩飞絮,似画卷美丽,似梦境迷人。而树下之人,则是各有变化。或十指相扣,相笑而视;或独自漫步,朗诵《离骚》;或三人行,互相嬉闹,谈笑风声,说着昨日的欣喜,聊着未来的遐想。有飞天梦,有归隐梦,有大济苍生,有甘愿平淡,但都是美美的享受,美美的憧憬。阳光温暖着大地,春风拂去尘埃,家在远方,梦在水边,游子在风雨桥上张望,遥远的故乡,遥远的亲人,遥远的梦幻。天空海阔,一览无余。恰如一片深蓝色的大海e69da5e887aa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433623764,海上风平浪静没有渡口,没有渔船,只有一个沉默的世界。海鸥,企鹅,海燕还在大海中搜寻梦想,各种岛屿都没有传说中的险峻,郁郁葱葱的古树

关于《春天的校园》的文章。

春天的校园 冬爷爷刚悄然离去,春姑娘便迫不及待地赶来了,她带来了生命的种子,希望的种子,绿色的种子。当然也没忘给我们校园披上一层绿色的纱衣。 春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湿润了大地万物,雨后的空气清新自然,其中还带着泥土的芬芳。 走进校园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美丽的大花坛,花坛里的花儿正争芳半艳,各展风姿呢!它们有的红艳欲滴,有的洁白如云,有的含苞欲放,有的娇艳多姿,有的清新高雅。整个大花坛呈现出一片生气勃勃的景象,我真被那幽香陶醉了。 我漫步在雨后的校园里,凉爽的风迎面扑来。校园中心的人造草坪和塑胶跑道经过春雨的涮洗,显得一尘不染,干净极了,道路两旁的“绿色卫士”显得更加神气,更加挺秀了。 忽一转弯,一座立体花坛呈现在我的眼前,立体花坛分五个小花池,为东西南北中,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南花池中那群雕塑。你瞧,那两名学生正神情专注地听一位年轻的教师给他们讲着什么,而女教师好像正讲着一个动人的故事,她多么想在“春天”这个季节里,将所有的故事随着沙沙的小雨都流进孩子们的心田呀! 再看,东、西、北三个花池中,百花争艳,绿草茸茸,它们心甘情愿地映衬着南花池中的雕塑,显得格外和谐。 与雕塑群最相呼应的要数中间花池中的两棵高大挺秀的棕榈树了,它们喝足了春雨,更加蓬勃旺盛了,那宽大的叶子似乎已经主动承担起保护那些刚刚抽出嫩芽的爬山虎的责任。 这时太阳出来了,刹那间,太阳的光芒洒遍了大地,给我们的校园镀上一层光亮的金边,一切都变得那么晶莹欲滴。我眼前仿佛出现了花丛中蝴蝶翩翩起舞、蜜蜂忙里忙外,一片繁忙景象的画面。 “春天”这两个字写满了整个校园,它就写在同学们那充满朝气的笑脸上,写在同学们活跃的身影里,写在同学们那昂扬的斗志里!不是么? 春天的校园,我爱你! 英文:Spring is coming.The school is very beautiful! In the school, you can see a lot of beautiful flowers.Some bees and butterflies are flying around the flowers. The students are playing happily in the playground.And there are many birds are singing and flying trippingly. Every thing in the school tells us spring is beautiful, please enjoy youself! ~Spring is coming!Our school become much more beautiful than it in winter. ~As it wormer and wormer ,plant come to life.There are some green on the ground.Gradually,you can see many beautiful flowers in our schoolyard.Bees and butterflies fly around the flowers.Birds dance and sing happily in the tree.Every thing in the school tells us spring is coming. ~School in spring is like a garden.Studens paly and work happily in the garden.What a wonderful life!welcome to my school.let's share the happiness of spring school. 好段:~春天来了!我们的学校比冬天时变得更加美丽. ~天渐渐暖了起来,万物开始复苏.土地上出现了点点绿色.渐渐的,你可以在校园里看到许多漂亮的花朵.蜜蜂和蝴蝶围绕着花儿飞舞,鸟儿在树枝上快乐地跳舞歌唱.学校里的一切事物告诉我们春天来了. ~春天的校园就像一个美丽的花园.同学们在花园里快乐地玩耍、学习.多么完美的生活啊!欢迎你到我们的学校来,让我们一同分享这春天的校园之美 春天的描写 -- 描写春天 春天的江南是美丽的,风很柔和,空气很清新,太阳很温暖;大田里的麦苗像一片海,星罗棋布的村庄是不沉的舟,纵横交错的弯弯曲曲的河道,河边的柳枝吐了嫩芽,芦苇边钻出来放时透青了;河道里平静的水,从冬天的素净中苏醒过来,被大自然的色彩打扮得青青翠翠。 最先是朝阳的山坡处的雪在融化,慢慢地露出黄黑色的地皮,雪水滋润着泥土,浸湿了去年的草植;被雪盖着过了冬眠的草根苏醒复活过来,渐渐地倔强有力地推去陈旧的草植烂叶,奋力地生长起来。在同时,往年秋天随风摇落下来的草木种子,也被湿土裹住,在草殖着根须,争取它们的生命。 今年的节气自然是晚了一些,蝴蝶们还很弱;蝶儿可是一出世就那么挺拔。好像世界确是甜蜜可喜的。天上只有三四块不大也不笨重的白云,燕儿们给白云上钉小黑了子玩呢。 大自然在春天曾经显得俏丽、欢乐,像一个眺用将来的姑娘;草地变成金色,秋天的花朵露出它们苍白的花瓣,雏菊现在很少用白色的眼睛截破草地,色调转为浓重,阳光已经倾斜,让橙黄色的和倏忽的微光,让长的闪亮的痕迹溜进树林里面,这些痕迹象向你告别的妇人的拖在地上的袍子一样,很快就过去了。 当春间二三月,轻随微微的吹拂着,如毛的细雨无因的由天上洒落着,千条万条的柔柳,齐舒了它们的黄绿的眼,红的白的黄的花,绿的草,绿的树叶,皆如赶赴市集者似的奔聚而来,形成了烂漫无比的春天时,那些小燕子,那么伶俐可爱的小燕子,便也由南方飞来,加人了这个隽妙无比的春景的图画中,为春光平添了许多的生趣。 万里晴空,阳光灿烂。春姑娘晒得都眯缝起眼睛来了。那嫩绿的新叶,那田野的薄雾轻烟,象她的衣衫。随着她春意的步伐,那青青的小草,破土而出,简直要顶着脚站出来啦。 西双版纳的气候四季如春,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233666137然而春天仍然是最美好的季节。正是在春天,在傣族的泼水节的前夕,我们来到了被称为西双版纳的一颗“绿宝石”的橄榄坝。当我们从澜沧江的小船踏上这片土地时,立刻觉得好像来到了一个天然的热带大花园。到处是浓荫匝地,繁花似锦。走在村寨之间的小径上,就好像是走在精心修建起来的林荫路一样,只有从浓密的树叶的缝隙里洒下来的太阳的点点金光。 春光在万山环抱里,更是泄露得迟。那里底桃花还是开着;漫游的薄云从这峰飞到那峰,有时稍停一会,为的是挡住太阳,教地面的花草在它底荫下避避光焰的威吓。岩下底荫处和山溪底旁边长满了该藤和其它凤尾草。红、黄、蓝、紫的小草点缀在绿茵上头。 时序如旋轮。秋天过去了。冬天过去了。司春之神于是欣然驾临。蜂蝶成群来翩舞,百鸟结队来唱歌,杂花纷然披陈于树梢上。氯氟的南国,这时已装载不下旺盛的勃发的生机。 这是万木争荣的季节。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威严地站立着的,已不是冷酷的冬。老叶不必寨奉,或者说不必作那悲壮的自我牺牲来保护树木捱过冷酷的冬罢。在这里,就连冬天的阳光也灿烂如碎金,雨水温润而充足,地表下有取之不尽的营养。万木在和风中一样做它们欢乐的梦。

关于描写春天的名家美文

岁月的河流细数着日子的漫长,我独自坐在冬日的田野,聆听一种心境真挚的低语,期翼春天的来临,就像那小草,哪怕荒芜的生命已经被上个春天遗忘很久,但依然相信,在一百次里,总有一百次,春天会被它的赤诚再次感动得流泪。 绿色的歌终于开始在季节里飞舞,一排心迹的浪冲上春冬边缘的岸石,刻划着一次次激情的亲吻,一种大笔的渲染,在泼墨的豪气中烘然的点燃了湿淋淋的眼波,使冬哥哥在春姑娘的奔放与热情中,羞涩的远去,完成了接力任务的交替。 之后,春风轻轻地吹拂,细雨悄悄地滋润,餐厅后面高大的杨树长出了嫩芽,慢慢地穿上一身绿色的盛装;人工湖畔垂柳那柔韧的枝条上,也缀满了米粒般鹅黄色的新芽,春风里,犹如飘曳着串串珠帘;那主路两旁的法桐都绽出了嫩芽,披上了绿装,兴高采烈地迎着行人,倾吐着浓郁的春天气息。桃树上粉红的桃花一朵紧挨一朵,挤满了整个枝条,它们像一群顽童,争先恐后地让人们来观赏自己的艳丽丰姿;路旁黄黄的迎春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披上了金灿灿的艳装;图书馆前面的草坪让我们真正领略了“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景象。鸟儿也不甘寂寞,它们在枝头上尽情的歌唱着。这一切像一支轻柔的曲子,像一幅清晰的风景画。如此的境地,不能不说是视觉、嗅觉和听觉的盛宴! 春天是感觉的,是对美丽环境的感觉,从美丽的环境感知和体会,从身边的常情琐事中品味一些人生的真象,感受一些大自然和谐地呼应,让心灵自在和安宁,心平气和地品味人生和生命,恬淡悠然地享受宁静致远的一种境界。就是一种心情。 在如此美丽的春天里我们要以春的心情去对待自己身边的朋友。时光飞逝,大学生活以过去了四分之三,对待友情也有了新的体会,这友情比小学来得有选择,比中学来得有情趣,比工作后来得有诚意。大学是一个心灵最为开放的时期,渴望友情如同干涸的秧苗渴望甘霖,如同沙漠中的徒步旅行者渴望甘露;此时,当我们发现一个志趣相投的朋友时,那种喜悦是无法言表的,它比爱情来得平静,却比爱情来得持久。记得刚入校时我们拼命地给老同学、旧朋友写信、打电话,倾诉烦恼、排遣寂寞,而现在我们把更多的时间和亲情给了身边的新朋友。他们成了我们的雨中伞、雪中炭。 美丽的春的环境能够洗涤因生活带来的烦恼,使我们感觉到心灵的归属。今天,心灵的空白似乎成为平淡无奇日子中的现实存在,孤独的旗上不时飘起沟通的渴望,呼唤被感应、感知,拆除一切隔膜、防范与阻隔,敞开心扉,让生命的沙洲呈现出蓬勃生机,这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 如今,我们深知每个室友的脾气与毛病,我们也感受到了每个人的可爱与魅力。我们熟练掌握了她们的交往技巧。我们的宿舍是一个小家庭,我们的友情有表及里;我们的宿舍也是一个小社会,它潜移默化中教会了我们成长。 在美丽环境里,寻得一方沃土,让自己的心灵净化,不为物喜,不为己悲,静中观动。宠辱不惊,笑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任意,静观天际云卷云舒。谙尽世中滋味,而不以持空寂而苦,思出世而无污染,脱后景之尘缘,这也是春天,这是自己心灵的春天! 春天是真的到了!我不得不沉浸在春天的温柔里,任她柔情的细指轻抚我们的脸庞。那记忆的花蕾、那绿绿的草,还有积雪不泯的天山,都开始在春风里放歌,那风景的岸也在春风的拥抱里亲切而明媚,彻底袒露着绿色的青春情怀,这是一幅多么浓厚的写意啊,她在春天的日子里悄悄地盛开。 那么,就让我们相携着走进春天吧,抛却所有的遗憾和烦恼,深入春天的腹地中,再次醉享美丽。 春天毕竟到了,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我们可以生活在明天的日子里,让心中的激情与希望,再次被季节点燃! 除了自清的<春>,其他名家的写春美文还有: 春底林野 许地山 春光在万山环抱里,更是泄露得迟。那里e69da5e6ba90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335306264的桃花还是开着;漫游的薄云从这峰飞过那峰,有时稍停一会,为的是挡住太阳,教地面的花草在它的荫下避光焰的威吓。 岩下的荫处和山溪满了薇蕨和其他凤尾草。红、黄、蓝、紫的小草花点缀在绿茵上头。 天中的云雀,林中的金莺,都鼓起它们的舌簧。轻风把它们的声音挤成一片,分送给山中各样有耳无耳的生物,桃花听得入神,禁不住落了几点粉泪,一片一片凝在地上,小草花听得大醉,也和着声音的节拍一会倒,一会起,没有针定的时侯。 林下一班孩子正在那里捡桃花的落瓣哪。他们捡着,清儿忽嚷起来,道:“嘎,邕邕来了!”众孩子住了手,都向桃林的尽头盼望。果然邕邕也在那里摘草花。 清儿道:“我们今天可要试试阿桐的本领了。若是他能办得到,我们都把花瓣穿成一串璎珞围在他身上,封他为大哥如何?” 众人都答应了。 阿桐走到邕邕面前,道:“我们正等着你来呢。” 阿桐的左手盘在邕邕的脖上,一面走一面说:“今天他们要替你办嫁妆,教你做我的妻子。你能做我的妻子么?” 邕邕狠视了阿桐一下,回头用手推开他,不许他的手再搭在自已脖上。孩子们都笑得支持不住了。 众孩子嚷道:“我们见过邕邕用手推人了!阿桐赢了!” 邕邕从来不会拒绝人,阿桐怎能知道一说那话,就能使她动手呢?是春光的荡漾,把她这种心思泛出来呢?或者,天地之心就是这样呢?你且看:漫游的薄云还是从这峰飞过那峰。你且听:云雀和金莺的歌声还布满了空中和林中。在这万山环抱的桃林中,除那班爱闹的孩子以外,万物把春光领略得心眼都迷蒙了。 为了这春天 罗兰 春,说不出带给你的是什么,只觉得整个儿是一段从萧索到繁荣的挣扎,是人对自然的耐力与生存意志的严酷考验,是非常痛苦的一个过程。当一切完成之后,那份对于新生的茫然,却如大梦初醒——要重新认识这世界和自己所站立的位置了! 每一个四季,每一个生命,岂不都是经历如此的过程?从挣扎着出生到懵然的觉醒,用完全陌生的眼睛认识环境,适应生存,肯定自我,而后再一次的从繁荣到萧索,又从萧索到新生的呢? 经过了各式各样的匆匆,也经过了各式各样的冷暖,穿皮衣的日子,挤人潮的日子;提着大包小包,不知为什么不能众醉独醒,而只能随俗奔忙的日子,春节这一天,骤然间,一切静止,大概是岁月蜕变到了顶点吧?然后回到家里升起一些炉火,点亮一些烛光,在门前或各个角落,张贴一些生命的象征,宣告挣扎的决心,祝祷生命的持续与繁华。接着,在醇酒一般浓浓的醉意中,忽然那一切的挣扎与戒备都解除了。街上再度有了车声,人踪再度从疏落到繁盛。外面的大树摆脱了岁暮的枯黄,和几上的桃枝一起绽出了新叶。日历一下子就要跨到三月,一个新的奔赴,在轨道上已经进行好一阵子了,而你在这个蜕变的季节里梦游着。 你,曾经是怎样活过来的呢? 好像刚刚发现自己被放置在一个陌生的起点,四顾茫然,要从头找回一些记忆,发现一些去岁的遗痕。从无依中起步是如此的需要集中神智来使自己摆脱旧梦,是如此的需要气力来让自己举步前行! 醒过来的时候,是淡淡的春晨,外面正下着雨,雨中车辆驶过的声音是那样的陌生又熟稔。以前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去听这川流着的行列呢?以前你的苦是什么滋味,你的乐是什么状貌?你曾经在成功的顶峰还是在失败的谷底?你曾经为爱兴奋还是为恨伤怀?你曾为做错过什么而痛悔?为忽略了什么而失落?你曾有什么事该做而未做?你曾允诺过什么而未实行? 梦前与梦后,隔着一片雾一般的空白吧? 也许,也许,仍有一片伤痕在痛,提醒你,那错误的噩运仍在持续;也许,也许,你记起有一枚小小的青叶,在心的冬眠中等待绽发。你要弥补的是什么呢?要完成的是什么呢?要追寻的是什么呢…… 你需要一些答案。 而日子已经在春雨与春晴,春寒与春暖中,一页一页的飞去。仿佛是旧时一些爱情的信简,那些薄薄的纸页所飞越过的时间与空间,均已不再。 要写的是一封不该写也不该寄的信,却是一封最想写也最想寄的信。寄给一个绿绿的春天,告诉他,你的心情为了这春天而涨满温柔的泪水。 春之怀古(张晓风)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脸笑成了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了山麓,从山麓唱到了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融融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混沌无涯。一声雷,可以无端的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都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吟出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清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株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没逻辑,而仍可以好的让人心平气和。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满塘叶黯花残的枯梗抵死苦守一截老根,北地里千宅万户的屋梁受尽风欺雪压犹自温柔地抱着一团小小的空虚的燕巢。然后,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郭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因长期有如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 而关于春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一段故事:《诗经》之前,在《尚书》之前,在仓颉造字之前,一只小羊在啮草时猛然感到的多汁,一个孩子在放风筝时猛然感到的飞腾,一双患痛风的腿猛然感到的水的血脉……当他们惊讶地奔走相告的时侯,他们决定将嘴撅成吹口哨的形状,用一种愉快的耳语的声量来为这季节命名——“春”。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度,有的负责丈量天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双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都有不是好的数学家,它们叽叽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喋去点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这样的吧?穿越烟囱与烟囱之间的黑森林,我想走访那踯躅在湮远年代中的春天。 《春天的旋律》 水之湄,伊人伫立,其境何美?酉水之滨,五峰山麓,那个如诗如画的土家小镇,是我心中永远走不出的风景。小镇的名字就是河的名字,洗车河。四周的青山似一位丰姿绰越的母亲轻拥着,小镇是诗人们追寻千年、不经意间从《诗经》里逃逸出来的伊人,她手中漫卷的飘带就是酉水河。 从十五岁到十八岁,我在那里生活了整整四年。 从头都说那是一个出美女的地方,那里的水,四季长清。不知是众多的姑娘眼睛幻成了那一道道明波,还是那清亮亮的河水凝成了姑娘们的眼神,至今还记得,那河水每一道波纹都是那样明艳鲜亮,都是那样的洁净,随时掬起一捧,送入口中,都是那样清凉甘甜、浸润肺腑。那时候少女们最喜欢在大桥下沐浴游泳,桥上有许多匆匆过客以及悠闲的乘凉人,对于我们的游戏早已司空见惯,仿佛面对周围的山水一样只当一道熟悉的风景。我的伙伴个个有着水一样的灵秀和靓丽,皮肤细腻得胜过了扬名四方的小镇豆腐脑,白里透红的脸色象熟透了的水蜜桃,那鲜嫩、那娇艳怎么洗也洗不褪色。那时候没有游泳衣,我们都穿着自爱缝制的小褂褂,大大方方地挺着微微凸起两只小青桃的胸部,毫无顾忌地在水中穿来穿水。穿累了,游够了,一个个走上岸来,坐在大块大块的青石上洗衣,长长的黑发湿漉漉地披散在身后,个个都是水蛇腰,个个都是动人的美人鱼,那笑声阳光一样透明。 小镇是一个非常古朴的地方,民风纯朴的得就象秋日里的晴空找不到一丁点儿的杂滓。男人们的沐浴地点距离我们很近,有时候不经意间几个顽皮的自以为还不够大的小男人就从水底钻进了我们的阵营。这时候就象沸腾的油锅里洒进了水滴,惊呼与欢叫和着高扬的水珠直冲云层。但是不管叫不叫唤,所有的美人鱼都会一样空前的团结,拉的拉手,捉的捉脚,搔的搔腋窝,抓的抓脚心,非把那入侵者弄得精筋疲力连连求饶最后乖乖地滚回自己的领地不可。这种游戏时常发生,可也从来没有引起过真正的战争,大家嬉戏一回闹一回,也就高高兴兴地散了。在我们的心里,不管男人女人身体都不是密秘,美丽是大家的也是公开的。 到过了许多城市之后才知道小镇的孩子们是最幸福的。在城市里的家长一遍又一遍地告诫孩子不许下河洗澡的时候,小镇的母亲们却常常将那些还在蹒跚学步的婴孩就放到了小河的怀抱里。在小镇,我几乎从没听见过有人叫自己的孩子不要下河洗澡,河是他们的乐园,更是他们的天堂,从每一年的端午直至深秋十月,小镇里的孩子们就一直泡在清悠悠的水里。而且在那里居住那么多年,我还很少听说过有谁家的孩子溺水而亡。这也许跟小镇压的格局有关,跟小镇人的生活习性有关。小镇架在两河之上,所有临水的房子都有一个从河中砌起来的墙脚,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吊脚楼直伸到河上。吊脚楼里每时每刻都有无数关注小河的眼睛,谁家的孩子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吊脚楼上的眼睛会看得最清楚。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救人活动是救艾老师的独生女儿艾云,不知怎么回事,艾云经常爱一个人下河,不知不觉就成了落水的小称砣,让那些发现她的孩子们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呼救。小河中的呼救声一响,吊脚楼里的锅碗瓢盆便跟着响起来,那速度之快我想一定胜过了古代的狼烟,胜过了抗日战争时的消息树。一转眼的功夫,就有男子,轻轻巧巧地游到了艾云的身边,托起了正在深潭的旋涡上打着旋儿的艾云。这时候总是男人们充分展示自己的沉着冷静和能干的时候,这时候也是吊脚楼上女人们的眼睛最流光溢彩的时候。我是在一个吊脚楼上目睹这一场精彩的好戏的,整个救人的时间加起来不上两分钟,时间虽短却显得那样惊心动魄,以致多少年后我也一直不能忘记。还记得那次最先游到艾云身边的大丑,因为他们兄弟二人长得都很瘦,跟那猴皮精似的,人们都习惯于叫他们大丑二丑。可这一次他的动作却十分优美,轻轻地辟水,小梭鱼一般地钻入水中,一眨眼的功夫就把人托了起来。许多平时正眼也不瞧他一下的女人这次眼光中多了一份欣赏与敬意。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小镇上的人们真是穷得可以,连买盐的钱也经常短缺。但在小河里很富有。不知道那时的小河哪来那么多的鱼儿虾儿蟹儿,一年四季怎么捉也捉不完。一涨水,我们在河边随便放个什么撮箕之类的工具,就能装到许多鱼虾。那时候我们也不知道放鱼药去毒鱼,摸鱼和捉蟹就是我们最大的乐趣。那可真是一件冒险的事。有一次,我将小手伸进了一个深深的洞穴抓到一个软软的东西以为是条大鱼的尾巴,拖出来一看,妈呀,是条花花绿绿的水蛇!好在那时候看别人处理这类场面的次数挺多,自己也有了一些经验,赶快甩开胳膊,在空中画了几个优美的圆圈,水蛇也许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吧,就从凉爽的窝里飞到了热烘烘的山坡上。经历了这些煅练,我也操练出了一身农家孩子的大胆。后来在大学,看见那些从小生长在大城市里的女孩见了一条毛虫虫也要惊叫好半天就很难相信她们不是在矫揉造作。 比小河更富有的是那些环抱着小镇的群山。春天有刺苔苔、羊奶奶、茅千儿、茶泡和三月泡,夏天则有龙船泡,秋天更有八月瓜、阳桃野枣儿野梨儿。我一直怀疑这些都是只有山上才长的东西,读了那么多书有些东本一直没有从书上看到过。比如茶泡吧,它象一个个彩色的灯泡,没热时是红的,熟了之后白里泛着一点淡青,有的白白的面子上还有几个黑色的霉点子,吃起来嫩脆爽口,清甜宜人,书上就一直没有人写过。还有三月泡,它的样子很近似现在的草莓,但比草莓要秀气得多,玲珑剔透、晶莹鲜润,颗粒小巧但味道却浓甜而清香,书上也似乎少有人提起。除了这些野果,就是山菌子了。进了城才知道人们叫它们做蘑菇,一年四季只要天一下雨,我们就可以吃到菌子,那几乎是小镇人们桌上的一道主菜。而最好吃的要数枞菌了,一年两发,春菌金黄、秋菌嫣紫,芳香无比,不仅可以鲜吃,还可以用油蔬成菌油作为吃面的炒菜的作料,一年四季做出菌类佳肴,实为一种难得的山珍。除此而外,山中还有许许多多的珍奇动物,每到秋收过后人们便开始上山赶仗,起下来野猪、白面、麂子味道特别鲜美。有的人家,野味吃不完,挂在炕头薰一薰,当作珍贵的礼品带给远方的亲朋好友。 女孩子不能上山赶仗,但一年四季我们除了呆在水里,便是呆在山上了。我们一群小女子也有一个孩子王,她叫红娥,上山摘茶泡、捡菌子、拾干柴,只要红娥吆喝一声,上寨下寨——整个小镇的孩子便都会蜂涌而去。在山上,红娥很会照顾每一个人。我是一个后加入者,小学毕业后才随调动工作的母亲来到了这里。而我得到红娥的照顾却是最多的,每一次我拾的柴总是最少,而且捆得松松垮垮,根本挑不回去。红娥叫一声“拿条藤子来”,就有人把藤子送到了她的手上,“谁的柴多些凑一点过来?”又有人往我的柴堆上加两把,红娥飞快地帮我重新捆好了柴。可惜我偏偏不争气,还没走出一泡尿远又直喊挑不动了,每次都是红娥飞快地跑上前,把自己的柴一放,回过头来接我。后来,我考上了大学,红娥也考上了省城一所有名的学校,从此,我们离开了小镇。只是来来去去的路上我们依然同路,我知道在大学里她照样非常出色。第一次见面许多长沙伢子望着她目瞪口呆:湘西真有这么美丽的女子?毕业后我们天各一方少了一些往来,前日邂逅,才知道她早已把自己的公司办到了省城和州府。彻夜长谈中,我们又回到了酉水之滨、五峰山麓那个如诗如画的小镇。 小镇,伊人,别来无恙?
本文标签:
栏目导航
新发表